CJ火星我又回来了!

这里用来记录逗逼母子的日常
魔戒AL党头顶青天,漫威死忠

【芽詹】【美队生贺】【贫穷贵公子】



老冰棍生日快乐啊!!!!!

这个故事主角是个被误会成富二代的穷光蛋,只有他的真正富二代朋友知道真相。
是本很有趣的喜剧漫画

“……是的,他就是如此优秀,聪慧,正直,俊美。”卡特老师揉了揉熬夜熬的通红的眼睛,为他最得意的弟子写下初中毕业总结的最后一句结语。没错,她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即将升入高中的史蒂夫•罗杰斯正是这样的孩子。除了—— 
家庭贫穷,难以启齿的贫穷…… 

1
史蒂夫追着那枚滚动的一美元跑过操场挤过人群,他就快追上它了!“啪嗒——”有人将它不经意的踩在脚底,史蒂夫刹不住车一头撞在那人身上,被一屁股弹坐到地上。 
那孩子连忙扶起史蒂夫,“哦!天呐!对不起!你没事吧!”声音可比家里的破棉被软和多了! 
巴基没想到高中生涯的第一天就撞伤了人!这显而易见是巴基的错,看看这个倒在地上的孩子吧,身体单薄的跟苏打饼干似的。四肢比poky棒粗不了多少,头发大概是由于饮养不良有点像烤焦的椰丝脆。倒是那双眼睛像极了新出的梅子味百事可乐,冰蓝冰蓝的,看着就心旷神怡。“你好,我是詹姆斯•巴恩斯,你可以叫我巴基!”他向他伸出手道。 
史蒂夫忍不住偷偷打量这个好脾气的家伙,面前人比他高出一头,有着祖母绿般盈亮的双眼和中国白瓷一样细腻的皮肤,头发像昂贵的丝绸,扫过史蒂夫的脸庞,顺滑清香,闪着细碎的光,连他下巴上那道可爱的沟缝都像史蒂夫一直想吃又苦于买不起的水蜜桃。太过分了!怎么能有人长的这么奢侈!他无视了巴基伸出的象征友谊的右手,弯腰捡起那枚铜板,气哼哼的走了。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恩斯乳业及乳制品集团、巴氏进出口食品有限公司、 七家米其林三星餐厅拥有者唯一的继承人——地地道道的富二代第一次被当成了空气! 
巴基眨巴眨巴了他的大眼睛,气定神闲的收回手,很好,你这棵豆芽菜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2
巴基是在银行大厅里与史蒂夫第二次不期而遇的。当时他刚跨进银行大门,一眼就看到了混迹于一群职业装人群里的校服男孩。 
“罗杰斯?你在这里干嘛?”他兴冲冲地跑上前问道。 
“巴基?我是说,巴恩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斯蒂夫显然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看到巴基,短暂的错愕过去,他反问。 
“拜托!你这位年级第一我可是久仰多时了!”巴基十分自然的出手搭上了史蒂夫的肩膀。不好意思的潮红刚刚来得及爬上史蒂夫耳朵,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断了两人的小暧昧,耳边响起刺耳的尖叫,慌乱的奔踏,桌子倾倒物品碎裂,倾刻间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奏响了一波混乱舞曲。 

“呯——”带着小丑面具的劫匪又朝天放了一枪,所有的声音都消散在枪响后的硝烟里,大厅瞬间安静的像雪后的森林。巴基拉着史蒂夫先人一步躲到了等待区的沙发下,这个位置能清楚的看到劫匪的动向。他们不过两个人,一个守着大门,另一个正用枪指着银行柜员的脑袋,一手拉开皮箱示意装钱。 
“他们需要人质,人质可以增加他们逃跑成功的概率!”这种危机关头难得史蒂夫还能保持冷静逻辑分析。 
“拜托!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嘿!等一下你不会是想——”巴基惊惧的瞪大了双眼,“你可别逞英雄,他们手上可是真家伙!”巴基用上了目前场合下能达到的最响亮的气音说话。 
真是两块成色上佳的祖母绿呀,史蒂夫看着他的眼睛想。“银行保安到现在还没出现这绝不寻常,我怀疑他们监守自盗。说不定报警器也坏了。”史蒂夫忧心忡忡的皱起眉头,“巴恩斯,其实你的大名我也如雷贯耳。”他安慰似的拍了拍巴基的肩膀,“一会儿记得配合我。”

他貌似慌张的一推沙发,金属沙发脚与大理石地面磨出令人牙齿发酸噪音立即吸引了劫匪的注意力。他用枪示意史蒂夫出来,冷眼一扫就判断出这正是他们需要的理想人质——一个战五渣。 
“站起来,你这棵小豆芽,到叔叔这里来。”那人凶恶道。 
“住口,你知道你在跟谁讲话吗?”史蒂夫缓缓站起身,抹了抹头发,拿腔拿调地走到劫匪面前。他身后的巴基双手死死抠着沙发背,指节发白,脊梁发冷。劫匪被史蒂夫沉稳的态度震慑住,没想通这个瘦弱少年到底是真的不怕死还是脑子不好使。 
“噢?倒要请教您是何方神圣?”劫匪对着他上下打量。
“敝姓巴恩斯。”他整了整衣领,骄傲的抬起下巴。 
面具后的双眼瞳孔骤然缩小,他一把抓住史蒂夫的衣领“哈!!你就是那个一片面包就敢要1000刀的黑店小老板!” 
哪有!我们家的面包片上可是抹了俄罗斯进口的最正宗的鲟鱼鱼子酱,一千块可是良心价!巴基在沙发后不满的撅嘴叉腰。 
史蒂夫打不掉面前的手,只好仰着脖子冷笑一声:“哼!吃不起就别去!” 
这个时候柜员战战兢兢的递过来一个箱子,劫匪总算放开史蒂夫去拿箱子。他站在门口的同伙不耐烦的喊道:“你他妈的在磨蹭什么鬼?” 
“嘿!伙计!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用枪顶在史蒂夫的脑袋上,“可以叫这小子的爹帮我们跑路。现在,打电话给他!” 
“你要是敢伤我你就完了!”史蒂夫恪尽职守地扮演着一个狂妄自大愚蠢傲慢的富二代,那种叫人抓狂的腔调让巴基在心里给他默默点了根蜡。然后他听到史蒂夫在大喊“史蒂夫!!”一时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了,已经轮到他上场了吗?巴基拖着脚诚惶诚恐的小跑到史蒂夫脚边,“是的!少爷!我这就给老爷打电话!”他缩起身子弯下腰在书包里掏手机,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显山露水。 
“叫他老爹派辆面包车去第15街区的狐尾巷等着!”劫匪顺手拽掉了巴基手上的omega碟飞腕表,对史蒂夫的身份又信任了几分。他丝毫没把弱不禁风的史蒂夫放在眼里,一味盯着打电话的巴基直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他持枪的右手手腕直冲脑门。 

他惨叫一声手枪落地,史蒂夫一脚踢开,巴基扔了电话抢下钱箱以一个扔链球的标准投姿抡上劫匪的脸!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门口望风的反应过来,同伙的面具己经被巴基砸得粉碎,本人仰面朝天躺倒在地,鼻子里面咕咕的冒血。史蒂夫推倒了圆面木雕花茶几挡住门口射来的子弹,巴基注意到他的手掌也在流血,“该死的罗杰斯你用什么玩意儿扎得他?” 
“花瓶的碎片。” 
没有时间给他们寒暄,另一个人已步步紧逼,他们唯一的机会是离巴基三步之遥的手枪。时不我与,他俩对视了一眼,好像能从彼此脸上读出想法似的,巴基向侧方扑去一个滚地抓到那把枪,在劫匪举起武器对准巴基时史蒂夫拔地而起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扔出那只钱箱,箱子在空中划了条漂亮的抛物线被那人稳稳接在手中。 

无论是在射击俱乐部还是第一视角射击游戏里,巴基都是当之无愧的神枪手,第一次对准真人举起手枪的巴基两手微颤。 
“呯——”扳机扣响。 
大厅中央挂住塔型水晶吊灯的吊索应声而断,直直往劫匪身上砸了个头开肉绽电火四溅,那人一声不吭地往前仆倒,四肢还在小幅抽搐。巴基呆立当场,史蒂夫看了他一眼,跨过一地的残破水晶走过去。 
“我,我打中了。”他僵硬的举着枪,连声音都在发抖。
“是的,你做到了,干的漂亮,我的小少爷。”史蒂夫叹道,伸手抚上他的后颈捋猫一样捋他头发。踮起脚将同学颤抖不已的身体圈入他不甚厚实的胸怀。下一秒这两人就被汹涌的人潮吞没了,大难不死的群众将两人抱作一团,无数双手在她们身上摸来摸去,感激与称赞的话语如雨抛洒。 
正如所有动作电影中的老套路一样,警察总在英雄们干掉最终boss以后姗姗来迟。外面刺耳的警铃此起彼伏,由远及近。 
巴基在百忙之中惊觉史蒂夫不见了,他艰难地从人缝里瞥见史蒂夫撅着屁股沙发底下掏着什么。*罗杰斯看着指尖上好不容易挖出来的两枚一美元硬币像是老练的财宝猎人发现了久违的宝藏般笑的犬牙毕露。史蒂夫•罗杰斯,真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啊!巴基心想。 

3
他们成了朋友,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那种。这很容易,当你与一个人同过生死共过患难后很难不与之发生关系。更何况巴基从来不是一个势利眼富二代,他不喜欢用金钱来评判一个人,他看重的是朋友的人品,而史蒂夫的为人我们不妨再翻到开头看看老师的评语。史蒂夫缺钱爱钱可他绝不贪钱,他甚至不许巴基请他喝饮料。这让在朋友交往中当惯了ATM机的巴基很不习惯,但是这难不倒巴基爱花钱的心,比如他会点上一杯特大号柠檬蜜西米露并当着史蒂夫的面声称他喝不完就去倒掉!然后就会换来小个子严肃谴责的眼神。 
“喝剩下了给我”,他言简意赅的表示道。巴基插上两根吸管一口气喝了小半杯后递给他,而史蒂夫拔出干净的吸管擦干揣进口袋,就着巴基用过的那根直接滋溜。 
“你怎么不用干净的?”巴基好奇道。 
“你有传染病?”史蒂夫斜他。 
“怎么可能!”巴基鼓起了胸膛。 
“那不就结了!”史蒂夫耸耸肩,“这样我们就节省了一根吸管,可以下次再用。” 
你们能找出比史蒂夫更节省的人吗?巴基心下感动。当然下次他还是会插上两根吸管而史蒂夫仍旧会拿掉一根,管他的,他们就是这么要好! 

4
因为银行抢匪事件巴基与史蒂夫成为了学校风云人物。相比树大招风的巴基,史蒂夫更像是一个迷。他面目清秀品学兼优沉默寡言,除了巴基似乎对谁都兴趣缺缺,讨论他的身世是眼下最流行的八卦话题。史蒂夫自己只口不提,女孩子们只好从巴基身上找到突破口却总是被这小子三言两语的拐到弯路上。于是大家就这两人关系迅速做出判断,史蒂夫应该是某个石油大王或是金融巨鳄的私生子。毕竟他可是巴恩斯那一挂的,再看看他平时行事的那种气度做派,说实话,巴恩斯都比不了。嗯?你说他衣着和文具用品破旧?拜托,装穷谁不会?低调保平安! 

伴着这种论调,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向史蒂夫表达了爱慕之意。比起巴恩斯这种花花公子,同样“富二代”的史蒂夫就显得老实巴交可靠的多。可她们也发现了自己的的确确难以打入史蒂夫与巴基之间的朋友力场。比如下面这种日常: 
一个可爱的萌妹子于午餐时间段出现在史蒂夫的饭桌旁,扭扭捏捏的拿出饭盒:“罗杰斯同学,嗯嗯,这是我自己做的五香牛肉汉堡,嗯嗯,如果不嫌弃的话——” 
“我不嫌弃。”史蒂夫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接过盒子,这个时候巴基就像闻到肉味的小狗摇着尾巴就过来了。“又有女孩子给你做午饭啊?”他勾手搭住史蒂夫的肩膀瞪着粉红色的饭盒一脸羡慕。史蒂夫好笑的摇摇头打开盒盖拿出汉堡递到巴基嘴边,巴基毫不客气的咬下一大口。 
“好吃!好吃死了!下回也给我做一个嘛同学。”他砸吧着嘴向萌妹子说道,史蒂夫用大拇指轻轻拭去他嘴角漏出的一点酱汁刚想放进自己嘴里。 
“等等!”巴基抓住史蒂夫的手,凑过头去伸出粉色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边舔边拿眼瞟她。 
女同学顿时感到呼吸滞障了!四周一片吸气声和手机咔嚓声。 
“真是一群大惊小怪的人。”舔完了坐回自己椅子的巴基继续喝他的牛奶,“他们一点也不懂节约的含义。” 
“没错!他们也不懂女孩子的心意怎么能浪费!”说完史蒂夫吮了吮他的拇指,就好像还有酱汁残留在上面的似的,“再说和好朋友分享好吃的食物有什么问题吗?”
显而易见,除了史蒂夫与巴基这所校园里再也找不出比这更为真挚的友谊了! 

5
就史蒂夫的学习能力而言,跟他的贫穷一样,是毋庸置疑的。他的作业本课堂笔记本会以各种方式在同学间流传,但是史蒂夫有明确规定,禁止他们给巴基抄作业。这就很气了! 
“明明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趴在草地上跟线性代数战至正酣的巴基回过头来冲靠在苹果树上小憩的史蒂夫抱怨道,嘴里还叼着他的武器。 
“巴基,你这样不卫生。”史蒂夫抽掉了他嘴里的铅笔,“我是为你好,你可是以后要出任CEO的人,没有真才实学怎么行!” 
“拜托!我都要被三阶行列式逼死了!”他索性转过了身体,双手托在腮下眼光闪闪,“我对企业管理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想考军校,我想参军,你不觉得我有成为优秀狙击手的潜质么?” 
巴基看着他,笑的像一朵沾染晨露的红玫瑰。史蒂夫眼前出现了柔嫩花瓣被筋肉大汉揉碎殆尽枯萎破败的场景,又仿佛看到了雄狮口下的幼鹿瞪大无辜的眼眸垂死挣扎。 
“你不许去。”史蒂夫抓住巴基的手腕,干巴巴的说。巴基对好朋友的脑补浑然不觉,自顾自的说下去“为什么啊史蒂夫?你硬逼着我学习也没用啊!我不是这块料,非要赶鸭子上架这点家产迟早给我败光……” 

非洲草原转换成喧闹嘈杂的酒吧,疯狂的舞曲在耳边轰鸣。皮质小马甲与紧身裤包裹下的男招待晃悠着兔子耳朵,摇摆着屁股上的小尾巴穿梭于卡座包间,对那些秃顶肥肠满脸油光的猥琐大叔露出曾经专属于史蒂夫的微笑,收获一张张不怀好意的钞票。巴基腕上五指骤然收紧。 
“……我就不能雇人来打理家族企业嘛!非要自己——疼,疼疼疼——我学!我学!现在就学!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对,对不起,巴基。可是我绝不允许你逃避学习!”史蒂夫眼神灼灼的盯着他。 
“好嘛好嘛!你好凶!”未来的奶业总裁撅起嘴,抬起下巴磕在史蒂夫的双膝上,绿油油的大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史蒂夫。 
出于身高原因,史蒂夫鲜少有这种居高临下看巴基的机会。这是魔鬼的诱惑,绝不能看巴恩斯的眼睛,也不能听他说话!史蒂夫闭上眼,把铅笔塞回巴基手里挥手催他赶紧完成代数作业。 
“那如果这次期末考我能进年级前十,你就必须来参加下个月4号的派对!” 
史蒂夫点头如捣蒜,咦!等一下!下个月4号是—— 
他睁眼,正对上那双诚挚的绿眼睛,这个小恶魔!史蒂夫又重重的点了点头。巴基这才心满意足的重新趴回去跟数字奋战。 
所以说真朋友之间不怕吵架,所有的争执都将演变为感情的积累升华。 

6
银底红星的改装版保时捷911敞篷跑车准时出现在布鲁克林阿拉米达大街的街口。倒不是说史蒂夫羞耻于他的贫民窟般的家,他只是不确定巴基能不能开进巷子里来,尽管这小子一再宣称自己车技了得,一过16岁生日就拿到了驾照,史蒂夫还是持保守态度。 
他穿上了最拿得出手的一件洗到发白的牛仔衬衫,配上破洞牛仔裤,这条裤子他穿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居然成了流行款!脚上的球鞋是垃圾桶里捡来的旧款。不管怎么说,镜子里的男孩除了矮小削瘦,还算干净整洁。 
他走到半道上就看到巴基了,他穿着宝蓝色印着棕榈树的度假衬衫,胸襟大敞手搭车门,头上顶着墨镜。对每一个过路的姑娘挑眉挤眼,就像只发情的公孔雀。史蒂夫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的坐进车里,关照他关好车顶蓬。 
“可为什么史蒂夫?这正是享受夏日凉风的好时光!”巴基不满道。 
“我……我吹多了凉风容易犯哮喘。” 
“哦我的上帝!我真是个自私鬼!”巴基连忙拉上了软顶。 
“不,巴基,自私的是我才对。”史蒂夫嘀咕道。 
可跑车发动的引擎声完全盖过了史蒂夫的自白,银色的车身速度启动,快得就像夏日里的一道闪电。 

当史蒂夫看到巴基三层洋房别墅里那么多莺莺燕燕时他是懵逼的。他怀疑巴基喊来了全校女生,而他的好朋友显然从他脸上读出了这一想法。 
“没有!哥们儿!全是我们一年级的!二年级以上的学姐们我不是很熟!”他遗憾的摊开手。 
后院灯火通明的泳池边上聚拢了最多人气,扬声器里播放着劲爆的摇滚,草坪上摆满了巧克力,冰淇淋,茶点,鲜榨果汁,还有厨师在现烤海鲜,这可都是米其林三星水准,难怪花枝招展的女孩们趋之若鹜。巴基在人群里兜了一圈,满载一脸五彩唇印回到史蒂夫身边,笑嘻嘻的问道:“喜欢吗?这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史蒂夫!” 
“为了我?”史蒂夫一脸惊讶。 
“你不是不善于跟女孩子搭讪吗?给你个机会,喜欢哪个跟我说!哥哥来给你牵线搭桥。”他大声说道,用力搂了搂史蒂夫的肩膀。 
“我喜欢的——”史蒂夫转脸偷眼看了看巴基,却发现他一脸不虞。 

“该死的,谁允许你进来的?朗姆洛!”巴基率先朝着向他们走来的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发问,“今晚可是女士之夜!” 
“是么?那么这个小个子是怎么回事?”被称为朗姆洛的青年向史蒂夫抬起下巴,“莫非?恕我直言,我可看不出他竟也是女孩子。”他吃吃的笑起来。 
巴基将史蒂夫挡在身后,“他是我的朋友,我请来的!”
“我是布洛克•朗姆洛,海德拉海鲜批发的二当家。”朗姆洛没管巴基,直接对史蒂夫伸出右手。 
史蒂夫看了他一眼,也没管那只手,冷淡道:“我是史蒂夫•罗杰斯。” 
随后是令人尴尬的沉默,有女孩召唤巴基。巴基答应了一声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用大家都听得见的声音道:“这个讨厌鬼说什么你都不用听也别信,我去给你拿杯冰淇淋。”史蒂夫点点头,巴基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来瞧了瞧他,又警告似恶狠狠的瞪了朗姆洛一眼,朗姆洛迅速做投降状。 

巴基没走多远,女孩子们似乎就点心的口味在征询巴基的意见。朗姆洛围着史蒂夫走了两圈,突然嗤笑一声“真不明白詹姆斯看上了你哪点?” 
“我常年年级第一。”这句话史蒂夫说的平铺直叙。 
朗姆洛像是被戳到痛处冷哼了一下,他学着巴基的样子也凑到史蒂夫耳边悄声道:“那又怎么样,你甚至没有力气在床上抱他。” 
史蒂夫回身就是一拳打在海鲜生意人的鼻梁上。“不许你亵渎巴基!”周围的女生们惊叫连连,没等巴基赶到,史蒂夫就被气急败坏的朗姆洛扔进了游泳池。 
“史蒂夫!”巴基大吼一声,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池水的透光性相当不错,因此巴基看见史蒂夫逐渐站稳了脚跟。他想起来为了这次派对他特地把泳池水位降低了10厘米。巴基晃了晃脑袋,他简直不想钻出去! 
史蒂夫有点恐慌,他听到了巴基喊他,可过了这么久他还没有冒头,不会是溺水了吧!他又缩回池子里。 
巴基蹲在史蒂夫对面正像金鱼一样吐泡泡,猛然看到史蒂夫被池水折射到扭曲的脸,他吐出一股激流,再也憋不住了。 
他俩相互搀扶着上岸,“朗姆洛你给我等着!”巴基挥舞着拳头!他必须先带史蒂夫去换衣服。 

“你想跟我一起冲个澡么?”上楼的时候巴基问他。 
“当然……不!”史蒂夫艰难的否决了内心。 
“那你可以用二楼的客用卫生间。该死的,但愿我还有新内裤给你换!你洗完了上来。” 
巴基的父母总是很忙,偌大的房子似乎是为巴基一个人买的,难怪他那么爱热闹。史蒂夫冲澡的时候胡乱的想着,他一点也不恨朗姆洛,甚至有点感谢他让自己有机会一窥巴基的卧室。 

史蒂夫围着浴巾安静地坐在床边,巴基的卧室出乎意料的简洁,只有床,三门衣柜,书桌,单人沙发和小茶几。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把更衣室与书房单独置间的缘故。卧室里的衣柜只存放了内衣裤和袜子。巴基只穿着一条红星星平角裤在那里翻箱倒柜。 
“找不到就算了,最多用吹风机吹干了我再穿回去。” 
“我想你穿我的内裤大概卡不住腰。”巴基苦恼的挠着头,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史蒂夫贪婪盯着他胸前两粒粉色珍珠和跨间那颗大大的五角星不知道用眼神画了多少个等腰三角。他没来由的感到口干舌燥。 
“巴基,麻烦你过来坐下。” 
“哦!”巴基乖乖的坐到史蒂夫身边,这下他更口渴了。
“那个卖鱼的到底跟你说什么了?”巴基好奇道,“我还从没见过你跟人动手的样子。” 
“现在你见过了!” 
“他是不是嘲笑你是个穷鬼?”巴基激动的抓住史蒂夫的双肩,史蒂夫感到被他触碰的地方要烧着了! 
“你根本不用理会他,也不用理别人,那些只看外表的蠢货。”他还在摇晃他。 
“不不不,没人嘲笑我,托你的福巴基,听说目前的最新说法是,我是希腊船王的私生子。”史蒂夫耸耸肩。 
“那怎么——” 
“听着,巴基,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才特意为我办了这样的派对,是不是?” 
“嗯,嗯。”巴基红着脸坐会了原来的位置,“但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希望我还有机会可以补救。” 
这就是他可爱的巴基,不仅有着无与伦比的外表,还正真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如果我说有想要的东西——”史蒂夫拖长了音调 
“是什么,什么都可以,只要是能买到的,我都可以…………唔唔……” 
眼看史蒂夫的脸越凑越近,巴基还没反应过来有何不妥,直到自己的嘴唇落入他人口中予取予求。史蒂夫跨立于巴基两腿,学着书里的样子捧起巴基的脸颊尽全力亲吻他。 
“我要你的心啊,巴基。”他说。 
“我……我怕疼……”被亲的迷迷糊糊的巴基嘟囔着。 
史蒂夫再次啃上了巴基的桃子下巴,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富二代不得不双手后撑,尽可能仰起身体抬高脖子方便史蒂夫亲他。 
“不会疼的,这辈子都不会让你疼!”史蒂夫坐回巴基腿上,伸出三指发誓道。很久以后巴基才懂什么叫做情到浓时菊花残,根本疼的不能走路了好吗!!!然而此刻他毕竟不知道利害,这是史蒂夫第一次问他讨东西,他怎么可能不给! 
“那你自己动手掏吧!”他视死如归的挺起了饱满胸脯。史蒂夫一把将他扑进了柔软的床垫。 
“生日快乐,punk” 
“jerk!” 
16年来穷困潦倒的史蒂夫•罗杰斯从未奢望过生日礼物。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份礼物竟如此珍贵,它将伴随他一生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书中主角的特技:可以听到500米外硬币落地的声音!


评论(16)

热度(257)